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详情
IPP模式探索企业智能化改造融资新路径
作者: 作者单位:赛迪智库 所属类别:推荐 2018-11-09 11:11:17 浏览:153
  为破解中小企业智能化改造资金困局,上海明匠智能系统有限公司作为第三方智能制造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会同地方政府、金融机构、相关中小企业共同设立智能制造投资基金,以IPP模式(Industry-Public-Private,工业资产合作伙伴)拓宽企业智能化改造资金新时代路径。IPP模式通过对产业链金融模式、金融产品和服务、基金合作模式的创新,破解中小企业发展与融资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带动了中小企业的设备、技术等业务发展。这种企业主导,地方政府与金融机构参与的产业基金模式,是新时代产融结合的有益探索,为我国融资模式发展提供了新思路、新举措。
  一、IPP模式的主要做法
  在关联模式上,以主体协同谋互补合作。IPP模式明确规定,劣后级出资人包括明匠智能、基金管理人、社会投资人;中间级出资人为政府引导基金、国有企业;优先级出资人为银行、保险等金融资本。基于市场运行实际情况,IPP模式一大亮点在于设立的智能制造产业投资基金能够有效界定地方政府、金融机构、明匠智能、标的中小企业四大主体的职责定位,特别是设置由金融租赁公司间接持有数字化工厂资产,有效避免了地方政府与标的企业之间的简单直接联系,通过金融机构与明匠智能两大中间主体进行“四位一体”协同合作,有效疏通主体间融资渠道,夯实IPP模式融资链条实施基础,旨在发挥各主体“长板优势”,规避“短板所在”,集“众家所长”,是践行新时代下智能制造融资遵循“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原则的一种大胆尝试。
  在融资方式上,以多元化畅通融资通道。根据标的中小企业实际需求,IPP模式通过“行业龙头带动+政府基金引导+社会资本支持”产融结合模式,全方位拓展企业融资渠道。以企业信用评估制度确保风险可控前提下,IPP模式关键是发挥财政资金引导作用,有效调动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实施“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促使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加大对重点产业支持力度,以股权投资、债权投资等方式解决企业项目实施周期长、应收账款回笼慢等融资问题,拓展IPP模式融资通道,支持中小企业加快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改造,实现中小企业快速降本增效。
  在盈利方式上,设计因地制宜双向方案。针对缺乏资金的中小企业融资需求,IPP模式可以先期投入智能生产线技术改造/设计等,后期通过生产效率提升或人力成本节省等幅度按比例收取应得收益;标的中小企业也可以提前回购智能制造系统资产,回购价格由基金经过测算给出;如标的中小企业符合股权投资标的标准,拥有盈利能力的持续增长性,现金流也较健康,且在未来有一定股权投资退出渠道,该基金则可考虑以参股方式投资于标的中小企业。由此,IPP模式实施因地制宜融资收益方案,旨在从根源上破解中小企业融资困局,同时有效增强自身续航能力。
  二、IPP模式的几点启示
  近年来,发展与融资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是困扰中小企业可持续健康发展“瓶颈”问题。据有关报告结果显示,中小企业2016年利税贡献稳步提高,成为吸纳就业绝对主力,但98%中小企业仍难以破解融资困局,亟需探寻拓宽新时代融资的新路径,提高企业融资“造血”功能。IPP模式构建地方政府、金融机构、明匠智能、企业协同合作机制,打造以企业需求为导向的融资模式,毋庸置疑为中小企业破解新时代融资困局提供了一条备选之路,对增强企业融资“造血”功能具有十分重要启示意义。
  有效界定“关联主体”职责是前提。破解新时代下中小企业融资困局,首当其冲要重点厘清中小企业“融资链”上各主体职责所在,才能有的放矢,精准发力。在IPP模式运行中,地方政府负责有效对接标的中小企业需求,精准引导和服务等;金融机构负责准确找到优质客户,降低单一客户的风险敝口和集中度等;明匠智能主要负责提供智能化改造系统解决方案,加快项目落地,提高对标的中小企业服务能力等;标的中小企业主要负责利用智能制造产业投资基金扶持,以最低投入快速完成智能化改造,实现降本增效等。
  突破中小企业融资困局,地方政府重在增强为企业和金融机构“牵线搭桥”等服务能力,规避“玻璃门、弹簧门”等服务不到位问题;金融机构加大防控风险力度同时,要切实从体制机制上梳理企业融资的难点和梗阻点,通过产品创新、流程再造、改善服务等完善企业贷款业务,降低企业贷款“准入门槛”等;中小企业要更新理念,以开放包容的姿态接纳新模式,有效借助社会资本的力量,加之市场化运作和专业化管理,提高贷款收益率等。
  反观,我国目前多数中小企业仍是直接找地方政府及金融机构解决有关融资事项,较少数企业会通过类似明匠智能这样的市场化第三方机构进行融资,致使企业融资缺乏灵活性,成为融资困局痼疾难以消除主因之一。在破解中小企业融资困局中,我国应该遵循“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原则,既要发挥好政府引导示范作用,更要发挥好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鼓励并支持有条件的市场化第三方运营机构构建与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及企业之间融资模式,打造以企业需求为导向的融资链条,提高企业融资效率及财政资金、产业资本、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整体使用效率。
  拓展“窄幅融资”渠道是关键。IPP模式积极转变以财政投入、银行贷款为主的融资结构,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做大做强中小企业融资总盘子。如南宁明匠智能制造产业投资基金达5亿元总规模,珠江西江产业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作为GP(普通合伙人)出资比例为1%,广西北部湾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与上海明匠智能作为劣后级LP(有限合伙人)出资比例分别为10%,南宁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作为中间级LP出资比例为15%,值得一提的是,浙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地方金融机构参与,作为优先级LP出资比例最多,达64%。可见,积极鼓励和引导如有实力的财务公司、信托公司、金融租赁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等多业态的金融机构快速发展,也是破解中小企业融资困局必要之举。
  反观,我国目前多数中小企业依然是以银行贷款作为外源融资最主要方式,鲜少中小企业会运用债券融资,股权融资及信托、融资租赁、小额贷款等多元化融资方式,致使企业融资方式较为单一,较大程度上局限企业融资渠道范围,也是造成融资困局痼疾难以消除的主因之一。针对中小企业融资困局,我国应该鼓励中小企业除银行贷款外,还要积极开拓债券融资,股权融资及信托、融资租赁、小额贷款等多元化融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做大做强融资总盘子,增强融资“造血”功能。
  探寻“对症下药”盈利模式是保障。IPP模式有效促成了企业、地方政府、金融机构等融资主体之间的联合,满足各类主体对收益的多样化需求,从机制上真正实现了主体之间利益共享、风险共担诉求。诸如,明匠智能通过IPP模式对南南铝业进行生产线智能化技改,变“压弯、检测、锻大端、锯两端、钻孔、攻丝、铣沉孔及打磨”等人工生产为智能化生产,极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实现整体生产线日产量由技改之前2200件提高到4000件,同时单件产品分摊企业管理成本下降95%,而IPP模式中融资个体按股参与分成技改所带来的收益,即技改所带来的1800件产品收益及节约成本收益。“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IPP模式因地制宜采取持股参与智能化改造带来的收益分成的方式,既快速满足了中小企业生产线升级需求,又增强了中小企业生存和盈利能力,从根源上解决了中小企业融资问题,这种做法值得试点推广。
  反观,我国多数中小企业通常需要提供有效抵押物和融资担保才能从银行获得信用贷款,毋庸置疑还需支付融资担保费及保证金、财务审计费、抵押物评估费等费用,加之中小企业银行贷款利率通常会基于基准利率标准再上浮等因素,不仅增加企业融资难度而且推高融资成本,特别是在“三去一降一补”供给侧深化改革背景下,部分中小企业贷款受限导致融资“造血”功能下降,弱化自身偿债能力,陷入资金链断裂不良循环。面对企业融资“造血”困局,我国应该鼓励并支持有条件企业/机构成立产业发展投资基金,构建企业绩效评价机制,有效评估有融资需求企业的偿债能力及信用水平,架构经济新时代下防控企业债务风险体系,对于陷入融资困局企业实施“先期投入,后期收益”融资机制,给予陷入融资困局中小企业以融资“缓冲区”,促使其能够畅通融资“造血”通道,“破冰”融资困局,加速企业新旧动能接续转换,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

参与评价

最新评价

相关推荐

最热观察

账号密码登录
第三方快速登录
找回密码